保温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保温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兄妹终于领到结婚证因户口问题麻烦多

发布时间:2020-02-21 02:51:41 阅读: 来源:保温瓶厂家

“兄妹”终于领到结婚证 因户口问题麻烦多

徐州市睢宁县居民朱儒娟和男友朱庆余虽然已经同居五年,并且有了两个孩子,但结婚证却一直没领,并不是他们不想领证,而是有关部门认为,两人是亲兄妹关系,不符合结婚条件。那么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会走到一起呢?

前几天的一个上午,记者在朱儒娟和男友朱庆余的家中看到,两人所生的孩子一个已经5岁多,目前在当地幼儿园上学,而另一个孩子刚刚满月,还在襁褓之中。朱儒娟说,6年前,她和男友朱庆余通过朋友介绍相识,恋爱9个多月后开始同居,并且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,办了喜宴,结为夫妻。由于两人的文化水平都不高,法制意识较为淡薄,因此一直没领结婚证,直到今年10月,第二个孩子降生之后,为了给孩子报户口,两人才准备申领结婚证,没想到却遇上了麻烦。

睢宁县婚姻登记处主任表示: 按照我国婚姻法的有关规定,他们是兄妹关系,不符合婚姻登记的有关规定,因此,不能领取结婚证,也就是说,这个婚姻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。

管主任告诉记者,在领取结婚证之前,当事双方必须分别提供俩人的户口本和身份证,而朱儒娟和男友朱庆余提供的户口本仅此一本,两人在上面有一个共同的户主朱方政,朱儒娟与朱方政的关系为父女,而朱庆余与朱方政的关系为父子,由此可以推断,朱儒娟和朱庆余是亲兄妹关系,两人不能结婚登记。而朱儒娟和男友朱庆都告诉记者,他们原本并不认识,是通过朋友介绍才相识相爱。既然不认识,怎么会落在同一个户口本上呢?

朱儒娟告诉记者,20多年前,在她出生刚几天的时候,被狠心的亲生父母抛弃,是朱方政收养了她,并且将她抚养成人,她和朱方政是养父养女关系,而她男友朱庆余的户口落在朱方政名下,更是充满了曲折和辛酸。

朱庆余告诉记者,他是八岁的时候从云南被人拐骗到江苏的,当时他父亲去世了,于是离家出走,后来被人带到了宿迁。

朱庆余说,来到宿迁之后,他先是被一户没有子女的人家收养,刚过了一个月,这户人家认为朱庆余已经8岁,对亲生父母和老家的生活环境记忆深刻,即便收养了,将来还是靠不住,因此将他逐出家门,年仅8岁的朱庆余成了没有住所,没有户口的黑孩子,只能四处漂泊流浪,以讨饭为生。

就这样,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朱庆余也没有一个稳定的家,直到6年前,他通过工友介绍认识了朱儒娟,两人开始谈恋爱,朱庆余才找回了一丝渴望已久的温暖。朱儒娟和朱庆余同居后不久,生下了第一个孩子。朱儒娟又托关系,找朋友,最终将朱庆余的户口,登记在其养父朱方政的名下。考虑到登记户口时方便,公证机关为朱方政和朱庆余出具了养父子关系公证书,因此,在当地派出所的登记资料中,朱庆余就成了户主朱方政的儿子。朱儒娟和男友朱庆余也就变成了兄妹关系。

睢宁县沙集派出所所长表示,他们注册登记的时候虽然是养子关系,但是公安系统登记的时候,考虑到亲情关系,往往不会登记是亲子还是养子,一般只能登记为父子关系,打印的户口页上也显示是父子关系。

正因为如此,朱儒娟和朱庆余准备登记结婚时,遭到了拒绝。睢宁县婚姻登记处主任管强认为,小两口要拿到合法的结婚证,只有两个办法。一是做亲子鉴定,否定朱庆余与户主的父子关系,这个费用比较大,一般农村人做不起,可行性不大;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公安机关去更改父子关系。而公安机关表示,没有合法的手续,这种父子关系是不能更改的。

睢宁县沙集派出所所长表示,户籍资料不能随便更改的,它是有法律效力的,要更改需要完备的手续。

在两头碰壁之后,朱儒娟和男友朱庆余领取结婚证的问题似乎陷入了僵局。而没有结婚证,孩子的户口就无法登记注册,为此朱儒娟和朱庆余整日愁眉不展,忧心忡忡。11月4日上午,问题终于有了转机,在记者的建议下,沙集派出所户籍民警对朱庆余的户籍资料进行了重新梳理,在仔细研究了公证书内容后民警认为,户主朱方政和朱庆余既然是养父子关系,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也就是说,即便朱儒娟与户主朱方政是亲生父女,也不影响朱儒娟和朱庆余登记结婚,当天下午,民警将公证书复印件送到了睢宁县婚姻登记处,在得到确认之后,工作人员及时为小两口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。

面对来之不易的结婚证书,朱儒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她表示,今后将跟丈夫好好生活,让这个家更温暖,让孩子们能健康成长。

更多资讯来源:生活江苏、江苏新闻、江苏新闻网、江苏最新新闻、苏网

俄罗斯五金展

五金展

美国展台搭建

墨西哥电力展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