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温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保温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女警花关莹作者哈哈呵呵哦上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3:12:43 阅读: 来源:保温瓶厂家

2016年6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

看着地铁口拥挤的人潮,刘峰叹了口气,掏了根烟放在嘴角点燃,然后就势散漫地靠在一旁的柱子上。明天是端午节,人们都放假了,但是他已经享受不到这种福利了,作为一名缉毒警察,今后所有的节假日似乎都与他无关了,准确的说,刘峰现在还是一名见习的小警员,再过几天才过实习期。

「刘峰,注意你的站姿!」

附近响起熟悉的女性声音。声音不轻不重,不缓不快,却给他一种威严的感觉。刘峰赶紧站正了身子,烟也在手底偷偷掐灭了。说话者是实习期带他的女警官,也是整个大连市公认的最美女警花——关莹。

刘峰循声看去,关莹正娴静端正地站在队列里等地铁,刘峰赶紧过去打招呼,不敢有任何亵慢:「关警官好。」

关莹看了他一眼,语气平淡地说:「即使制服不在身,作为一名优秀的缉毒警察,尽量还是不要在公共场合吸烟。」

「是是……我记住了,关警官,以后再也不会了,多谢关警官指教。」刘峰连连点头,随后赶紧转移话题说:「关警官今天没开车来吗?」在他的记忆中,关莹上下班都是开她的小轿车,应该没有兴趣跟他们这种小屌丝挤地铁。

关莹也不看他,说:「车送去检修了。」

「哦,这样啊,那关警官这些天可要辛苦了。」刘峰转言又说:「其实我也是偶尔挤挤地铁,我也有车,这不是国家提倡低碳生活嘛。」说完刘峰笑了笑活跃气氛。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私家车,挤地铁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,但是在美女面前还是要点脸面的,而且还是他的女神。

关莹没有接话,娴静地站在人潮里等待地铁,似乎已经当他不存在了。

之后刘峰就一直规规矩矩地站在关莹身旁,两人安安静静地站着,没有任何言语交流。刘峰最不擅长的就是跟这种冷淡的女人找话题聊。

因为他们缉毒警察非工作时间不用穿制服,所以关莹平时也是穿的便装,警服放在局里。刘峰转动着眼珠子窥视一旁的女神,关莹今天上身穿了一件淡色的短袖衫,下身穿了一条修身的白色长裤,白色的裤子又薄又紧,穿在她身上,整个身材就显现出来了,一双长腿浑圆而且紧致,特别是她挺翘的臀部,整个轮廓都出来了,刘峰只是看一眼就感觉荷尔蒙在发酵。

但是毕竟是带自己的警官,刘峰怕被发现,很快就收回了目光。「端午节都放假了,人是挺多的啊。」刘峰找话题说。

关莹注视着前方,没有理会他,刘峰已经习惯了。过了一会儿,地铁的门呼啦一声在前面打开了。

「地铁来了!」刘峰说。

随后关莹跟着人潮上车了,刘峰跟在她身后。

车厢里早就没有座位了,人挤人,两人都站着挪不开脚,还好刘峰抢了个拉环抓着。不过在列车启动的时候,看到踩着高跟鞋的关莹趔趄了一下,刘峰就将拉环让给了她,关莹也不客气,就抓着了。

知道女神冷淡,上车后,刘峰也就没有自讨没趣,没话找话说了。直到十多分钟后,发现关莹的身子连着前倾了几次后,刘峰讪笑了笑说:「车有点晃哦。」关莹看了看刘峰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终于还是忍住没说。刘峰注意到关莹满脸的红润,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,这才意识到,这一路上列车都平稳地开着,也没有急开急刹,似乎关莹的身子断断续续地摆动了一路,刚才整个身子又接连着前倾了几次,似乎有什么问题。

刘峰转眼看了下关莹,竟无意发现她身后有一只手下流地贴着她的臀部。刘峰以为自己看错了,赶紧又看了看,确实是有一只手紧贴着关莹的臀部,而且似乎还在轻轻地摩挲。

流氓?!刘峰下意识就要英雄救美,但是准备出手时却犹豫了,他看到关莹遭受到这一幕时,竟然热血上涌,他内心似乎没有阻止的意愿。这不正是他一直幻想要对关莹做的事吗,现在正好有一个猥琐男不知好歹地找上了冷酷的缉毒女警花,他倒想看看是谁栽了。

很快,刘峰就发现那猥琐男裤裆处还撑起了小帐篷,小帐篷下流地顶着关莹丰满的臀部,关莹刚才身子接连着前倾了几次,估计是在躲那猥琐男撑起的小帐篷。

其实关莹上车后不久就感觉到身后有只手时不时地触碰到自己臀部,似乎在试探自己。但是关莹曾经有过心理阴影,她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对抗咸猪手,或者说她已经没有勇气开口呵斥他们了。

在关莹上大学的时候,她一次做公交时就被人捏了把屁股,当时关莹立刻回身呵斥背后的男人:「色狼!谁捏我屁股了?!」但是身后居然有五六个男人,那些男人面面相觑互问道:「你捏了?」「我没有。」「那是你捏了?」「我也没有啊。」……然后那些男人说:「谁没事捏你屁股干嘛,美女你是不是做春梦了啊,再说你看见哪只手捏你了。」面对讥笑的男人们,关莹不知所措,确实她不知道谁的手捏了她的屁股。

还有一次,也是在她上大学那会儿,那天天特别热,公交上人又特别挤,她穿了一件蓬蓬裙,身后竟然有只手直接伸进她裙底,隔着她内裤撩拨她的屁股,关莹又羞又愤,这次她吸取上次的教训,突然抓住那只手,然后猛然回身斥骂:

「臭流氓!干嘛摸我屁股!」那男人一愣,说:「我哪有摸你屁股。」毕竟是上的警校,关莹还是有些身手的,紧紧抓着那男人的咸猪手,那人摆脱不开,关莹正色道:「就是你这只手刚才摸我屁股,都被我抓住了还想抵赖!」那男人无耻道:「我可没有摸你屁股,是你抓着我的手硬往你屁股上蹭吧!」接着那男人起哄嗤笑道:「我说小姑娘,你小小年纪就穿个小短裙出来勾引男人,什么不好学,非要学做鸡!」关莹天生脸皮子薄,被男人倒打一耙,又不知道怎么反驳,顿时羞得面红耳赤灰溜溜跑下车。

自此以后,关莹都尽量避免去上拥挤的公交车,有几次万不得已上了人多的公交,碰上在自己身后撩拨试探的咸猪手,她都是赶紧挪了位置,除了逃避,她已经不敢或者说是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公然叫板了。

这次端午节假日期间,她的车又送去检修了,关莹不得不搭乘地铁,但是谁承想地铁也这样拥挤,今天他穿的白色修身裤又特别的显身材,身后的猥琐男看到身材如此好的美女自然有意无意地揩油,关莹虽然非常憎恨厌恶,但由于曾经的阴影又不敢跟色狼直接叫板,她只能选择逃避,但是今天车厢人挤人,她根本就没有挪脚的地方。

关莹是一名优秀的女警花,缉毒她在行,但是面对这些电车痴汉,她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能默默忍受。身后的猥琐男人自然不知道前面的美女是名警察,不然他也不敢造次,看到她不敢声张,不敢叫喊,男人渐渐地也得寸进尺了。

期间,关莹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咸猪手有意无意地触碰到自己屁股,她没有挪脚的地方,只能不停的晃动身体抗拒,但猥琐男人看她不敢声张,之后就直接将手掌紧贴着她的臀部不离开了,尽管她的身体激烈的扭动抗拒,男人的大手依然在她的臀部不停的揉动。

不久,关莹就感觉到男人的小帐篷顶向了自己臀部,关莹身子赶紧前倾,想要躲开它,但是不管她身子晃动到哪,猥琐男那撑起的小帐篷就顶到哪。

刘峰看着面红耳赤,又急又气一脸慌乱的关莹,明明她自己就是一名身手不错的女警花,却不敢反抗,而且自己这个熟人就在她身边,她却连求救的勇气也没有,刘峰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,那就是关莹脸皮子薄,觉得丢人,不敢声张。

「我……我到站了,刘峰,我先走了。」很快,关莹到站下车了。毕竟是自己的女神,刘峰曾经在局里特意留意了关莹的个人信息,知道她的家就在这附近。

「哦,再见,路上小心,关……」怕吓到后面的猥琐男,最后的『警官』两字刘峰生生地吞进了肚子。

看着关莹红着脸匆匆跑开的慌乱样,还有她白色裤子后被棍装物体顶过的凹痕,刘峰百感交集,似乎她的女神,大连最美缉毒女警花并不是他们这些凡人遥不可及的,至少他已经发现了她的弱点,一个致命的人性弱点。而且很可能他是第一个发现的,虽然那猥琐男人也知道她的这个弱点,但是猥琐男不知道她是财貌双全的大连第一女警花关莹。刘峰觉得,如果他能正确利用关莹的这一缺点,那他的屌丝人生可能就彻底逆袭了。

下了车后,刘峰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一个路过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走到他身边,一拍他的肩膀,神神秘秘地说:「哥们,要碟吗?」那男人三十岁左右,个子不高,体型微胖,肤色黝黑,看着就是常年晒黑的,应该也是一个为生计发愁的人。刘峰警惕性地打量着他:「干什么呀?」「要碟吗?」那胖子拍了拍自己腰间的一个劣质挎包,憨笑着又重复了一遍。

「我吃饭不用碟。」刘峰甩开他就准备走。

那胖子赶紧扯住他,翻开自己的挎包,憨笑着看向刘峰:「不是那种碟。」刘峰看向他的包里,五彩缤纷的,是那种黄色影碟。刘峰瞥了一眼他:「这年头谁还看这种碟呀。」之后刘峰就走开了,那看着一脸敦厚的胖子也知趣地离开了,起步去寻找别的买家。

刘峰刚走了几步,突然心中生出个主意,赶紧喊住那胖子:「哎,等一下!」刘峰过去胳膊搭着那胖子的肩头,说:「兄弟你卖一张碟能赚多少钱呐?」「五块钱。」胖子老实说道。

刘峰又问:「那你一天能卖出多少张碟呢?」

「不到三十张。」

「三五十五,那就是说你一天顶多只能赚一百五十块钱。哥们我有一个赚钱的活你想不想干,只干今天下午,我给你二百块钱工资。」「干啥子?」胖子疑惑地问道。

刘峰说:「你听说过电车狼吗?」

那胖子顿悟似的说:「哦,你是要那种碟吗,我包里有。」说着,胖子就准备翻他的包。

刘峰赶紧按住他的手,说:「我们今天不聊碟,我刚才不是说给你一个二百块钱的活嘛。」

「对呀,你让我干啥子?」胖子愣愣地问道。

「首先你得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电车狼?」

「色狼猥亵妇女呗。」小胖子说。

刘峰回归正题:「对,这就是我给你的赚钱的活!你是电车狼,然后还有一个美女给你猥亵……」

刘峰话没说完,胖子立马甩开他的胳膊就走。刘峰赶紧追上去:「怎么了?」胖子正义凛然地说:「我虽然只是一个卖盗版碟的,但违法犯罪的事我可不干!」

刘峰赶紧陪着笑脸说:「说得好,违法犯罪的事我们不干!」接着刘峰胳膊又搭上那胖子肩膀,低声说:「这么跟你说吧,其实给你猥亵的那美女是我老婆。」「你是说,我做电车狼,然后猥亵你老婆?你变态吧!」胖子很是诧异。

刘峰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解释说:「其实我跟我老婆结婚有一年多了,但是我老婆一直觉得不幸福,觉得生活太平淡,太乏味了,你知道吗,我老婆一直幻想有一天她和我乘坐地铁的时候,地铁上全是人,没有座位,我俩只能站着,然后她身后有只咸猪手,对她进行了极致的猥亵,但是我老婆脸皮子薄,不敢声张,也不敢告诉我,她就一直在默默地忍受,色狼看她好欺负,渐渐地越来越过分,越来越过分,最后色狼不满足隔着衣服摸她,最后把手伸进了她裤子里摸她的大屁股,捏她雪白的臀肉,我老婆最后被弄爽了,爽的快要叫出声,但是因为害怕被人发现,我老婆只能一直憋着……」

「哦,我知道了!你和你老婆是要玩角色扮演游戏,然后找我扮演电车狼?」胖子自以为了然的说道。

刘峰觉得胖子这么理解也行,便顺着他的思路说:「对,角色扮演,你扮演色狼猥亵我老婆,然后我和我老婆都装作不知道。怎么样,干不干?二百块钱,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一百,剩下一百块钱完事后给你。」说着刘峰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。

那胖子迅速接下钱,憨厚地笑道:「干!不给钱也干,何况还有钱赚呢,嘿嘿……」

「只干今天下午哦,明天我还要卖碟呢。」胖子说。

「放心,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,就一趟车的工夫。」刘峰看了看时间,说:

「十二点半了,现在我得回去吃饭了,下午两点我们在地铁2号线东平路站会合。」关莹是在东平路站上下地铁,他们局里下午是3点开始上班,从东平路到局里是半个时辰的车程,所以关莹自然是在下午2点到2点半之间上地铁。

刘峰跟卖碟的胖子分开后,回家吃了饭,撸了两局英雄联盟,一看时间一点五十了,赶紧下楼出发。刘峰上了地铁2号线,又在东平路站下车,一看时间两点零五,赶紧找那卖碟的胖子。

刘峰在这站附近环视了几圈不见那胖子,心想那胖子会不会拿了一百块钱跑了,不干了呢。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刘峰回头,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,那墨镜很大,几乎遮住了他半张脸,刘峰问:「你谁呀?」「是我呀。」那人推下墨镜,是中午卖碟的那胖子。

「我还以为你拿了我钱跑了呢?」

「怎么会呢?还有一百块钱没拿到呢。」那胖子嘿嘿笑道:「其实我早来了,我又在这附近卖了会儿碟。」

「行,你可真拼!」刘峰郁闷地说:「你戴这么大的墨镜干嘛,害得我找了你半天。」

胖子憨笑着说:「这不是角色扮演嘛,碟里的电车狼不都这打扮吗,我想做的逼真点。」

「现在我跟你交代一下一会儿你要怎么做。」刘峰附在胖子耳边说:「……循序渐进,不要吓到她,记住,最后手一定要伸进她裤子里摸她,明白吗?」刘峰是想让这傻呵呵的胖子替自己试探一下关莹的底线,上午关莹在地铁上遇到的猥亵只做了表层工作,他想让胖子做的更深入些,如果关莹敢声张的话或是直接制服了胖子,这跟他自己也没直接关系啊,如果胖子说是刘峰指使他做的,刘峰也可以说这人胡说八道,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人,这人是狗急跳墙。

「明白,明白。」胖子憨笑着连连点头。

交代完毕后,刘峰拉着胖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等待,又过了几分钟,刘峰就远远地看见一道清冷美丽的熟悉身影向这边走来。

「她来了。」刘峰说。

这时胖子说:「你们真是夫妻吗?」

刘峰不知道这胖子怎么突然问这个,难道胖子怀疑了?刘峰硬着头皮答道:

「是啊。」

「那你们怎么是从不同的站过来的呢?」

刘峰想了想说:「我们这不是也想做的逼真点吗。」「哦。」胖子觉得有道理。

看着关莹从一个车厢的入口处上了地铁,刘峰赶紧拉着胖子从相邻的另一个车厢入口处上了地铁。跟上午一样,车厢还是很拥挤,刘峰领着胖子使劲地向关莹所在的车厢挤去,穿梭过了无数个人,刘峰这才看见被挤在人群中的关莹。

关莹此时正艰难地攀着头上的横杆站立着,刘峰挤到关莹面前,打招呼说:

「关警官,好巧啊,你也在这个车厢上。」

「是挺巧的,你也刚上来吗?」关警官礼貌地问道。

刘峰说:「我早来了,一直在这个车厢的后面站着,刚才无意间看到了关警官。」

关莹微笑着点了点头,便不再说话。

过了几分钟,刘峰示意胖子可以过来了。

胖子谨记刘峰的嘱咐,一定要「循序渐进」,不能惊吓到他「老婆」。胖子站稳后手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往关莹屁股上触碰,当时正平静地站着的关莹也感觉到了,她知道又碰上咸猪手了,赶紧向旁边挪了挪,奈何车厢空间有限,关莹只能向旁边挪一小步,还因为心急不小心踩到了刘峰的脚。

「不……不好意思。」关莹赶紧道歉。

「没事。」刘峰知道胖子行动了。

看关莹躲开了,胖子心想:「演的还挺逼真的吗,那我可得卖力点!」胖子对刘峰眨了个眼色,随后就跟了过去,手又放在了关莹臀部。

「又来了。」关莹心中叫苦不迭,却除了晃动身体表示「不可以」外,什么也不敢做。

胖子先是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关莹臀部,好一会儿,看关莹反应不大,胖子将手贴在她臀上,开始一轻一重地按压着。关莹的屁股很紧致,又弹性十足,胖子的手劲很大,每一次重按下去都感觉要压扁了,但一松手她的丰臀又能马上恢复原状。胖子反反复复玩的不亦乐乎,关莹却被折磨的轻喘连连,呼吸急促。

刘峰看似漫不经心地看着别处,其实目光一直瞥视着胖子的一举一动,害怕胖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突然,胖子的手一松,没有继续按压,五指猛然弯曲,揪住关莹的一块臀肉使劲地拧了一把。刘峰不由得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大事不妙,不是说好的「循序渐进」吗?有这么玩的嘛!

不出所料,惊讶加上吃痛,关莹娇躯一颤,立马跌向刘峰怀里,索性只是轻呼了一声,没有惊动周围的乘客。

刘峰赶紧扶住关莹,关心地问道:「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」关莹面红耳赤地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刘峰这才松了口气。

胖子刚才也是忘了分寸,看到关莹身子突然向前跌去,心知不好,这事办砸了。最后看到刘峰「老婆」没事,这才放下心来,更加卖力地干活了。

以刚才那凶猛无比的一拧作为开篇,胖子现在开始两只手在关莹臀部揉动,就像揉面团一样非常用力地揉。今天下午关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包臀裙,很快,她的裙子都被胖子揉的松动了,胖子就势手伸进裙子里继续揉。

看见胖子手进了裙子,刘峰特意留意了下关莹,关莹没有爆发,只是紧张地抓着裙头,害怕裙子滑下去。而胖子真以为这是他们「夫妻」俩的一场角色扮演游戏,所以一直是毫无顾忌的。

在关莹裙子里,胖子一手一个臀瓣,又是抓又是揉,又是摸又是按,刘峰看得心痒痒,只觉得喉咙发干,口水不自觉地往咽喉里吞。

关莹肤白貌美,身材非常好,屁股上的手感更是好的没话说,胖子早就激动地撑起了帐篷,此时胖子情不自禁地就开始解自己的裤子。刘峰看在眼里,赶紧对胖子使眼色——「可以了!到此为止!」。奈何胖子早就无视他了,刘峰看着胖子,心急如焚,他只是想让这胖子替自己试探一下关莹的底线,他可不想关莹的第一炮被别人拿去。

这时,关莹忽然说:「我先走了。」到站了,关莹没等他就匆匆跑下了车厢。

看着车厢外关莹轻揉着疼痛的臀部匆匆离去的背影,刘峰这才舒了口气,之后也下了车。

刘峰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,身后一个人拉住他,是那跟下车的胖子,胖子嘿嘿笑道:「兄弟还有一百块钱没给我呢。」

刘峰想起这事来,掏出一百扔给他,吼道:「滚!别让我再看见你!」想起刚才这胖子想插自己女神,刘峰心头就一股火气。

关莹走得很快,刘峰走到局里时,关莹已经换好制服坐在她办公室了。

刘峰换好制服出来时,关莹正在接打电话,不过她办公室门没关,刘峰听得见她说话。

「喂,您好,请问我的车什么时候能修好?」关莹问。

「……」

「哦,是吗,明天中午就可以领车了吗?……好的好的,谢谢。」关莹说。

看来明天可能是关莹最后一次挤地铁了,刘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现在是下午2点52,刘峰看了看表,距离工作时间还有8分钟,刘峰决定出去抽根烟。每一次上班来早了,刘峰都习惯去外面偷偷抽根烟,教材室就是他抽烟的地,因为这里很少有人来,所以不会被人发现。

在刘峰出去的时候,一个小警员进入关莹办公室:「关警官,局长找您去他办公室一趟。」

刘峰来到教材室,刚闷了几口烟,就听见隔壁的局长办公室响起关莹的声音。

「局长,您找我?」

「请进,关莹,我找你来有件事要通知你。」局长说,「刚才上面下了指示,我们局里最近需要裁员。」

「裁员?」

「你也知道,这几年的毒品案越来越少了,而我们缉毒警察却有增无减,政府也不愿意花钱养一帮闲人啊……」

「那局长是打算裁掉哪些人?您找我来是?」关莹问。

「当然,我们这些老警员是不会动的,你们每人手底下不是有3个见习的小警员吗,所以我想你们每人选一名见习的小警员裁掉。」「啊?这不好做吧,再过几天他们可就都度过实习期了,再说他们也都没犯什么错误……」

局长咳了咳,说:「我建议你呐,把那个刘峰裁掉。」听到这刘峰心里骤然一紧,像是石化了一样,吸进嘴里的烟都忘了吐出来。

「刘峰?」关莹说,「刘峰这人虽然专业能力不好,但也不是最差的,而且这刘峰心思挺缜密,如果我们好好引导的话,说不定会是一名出色的缉毒警察。」「算了吧,你看这两年很少有案子发生,我们缉毒警察平时也就整理整理过去的案件,心思缜密有什么用?」局长顿了顿说,「首先王明浩不能裁,他爹是我们省安全部的部长,而且他来我们局里可全是为了你,这事你也知道;其次,蔡小杰是你表弟,这我知道,难道你不裁掉刘峰,裁你表弟吗?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,具体裁掉谁还是由你决定。」

「可是裁刘峰我没有理由啊,刘峰他也没犯过什么过错。」关莹犯愁道。

「过错不是他不想犯,就能不犯的,我们可以给他制造过错嘛。」局长说,「这样,你可以给他一份过去的案件资料,让他看完给你写一份工作感悟,小时候读后感我们都写过吧,哪有什么标准答案,到时候我们不就有借口裁掉他了吗?」「好,我知道了,那局长没事我就先走了,工作时间到了。」「去吧。」

关莹和局长的对话结束后,刘峰又独自呆了一会儿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过了好一阵子,刘峰这才回过神来,转身颓废地向工作岗位走去。刘峰步入工作大厅,关莹已经在那等他了,「刘峰你刚去哪了。」「关警官,我刚去了趟洗手间。」

「刘峰,跟我来办公室一趟。」关莹一边说着,一边进了自己办公室。

刘峰跟在她身后,进了办公室关上门。关莹取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他,说:

「这是零九年破获的一起重大贩卖毒品案,你拿回去好好学习一下,写一份工作感悟明天带给我。」

刘峰心中五味杂陈,一动不动地呆愣着。

「拿着呀。」

「哦。」刘峰木讷地接下文件袋。

「好了没事了,你可以去工作了。」

【完】

字节16957

山口山战记手游

砖石精灵

魔灵传说下载

澳洲幸运5计划人工稳版

相关阅读